Marcel Gauchet:“我和我仍然是社会主义者”15

作者:宇文柑

<p>刚刚出版了一本采访书的哲学家回应那些指责他发展新保守派意识形态的人</p><p>采访Nicolas Weill发表于2016年3月8日10h53 - 更新于2016年3月10日17h37播放时间18分钟</p><p>仅限订阅者的文章不,因为他的准备工作是在2012年开始的</p><p>你提到的那些没有读过我的批评者,并不在乎</p><p>在我开始之前,我也犹豫了很多</p><p>让我决定的是这个国家的情况导致的公民抑郁状态和绝望感</p><p>我们从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Hollande)的叙述中迅速感受到了失望,弗朗索瓦·奥朗德是一位总统,在萨科齐的荒谬切割方面,我曾向他们提出了一些希望</p><p>我希望他不会成为“后现代主义者”并恢复正常的公民辩论</p><p>但很快就发现事情只会变得更糟</p><p>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能力对良心进行集体审查</p><p>法国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们陷入这种政治僵局,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极右翼的崛起,这让我很烦恼</p><p>并不是说存在直接的极权主义独裁的危险,我们不在那里</p><p>但是,我看到了猖獗的混乱,在因为违反自然三方的政治制度,威胁到政治瘫痪解决,以致于我辞职,除非我们也所有资源进行这种情况</p><p>这是影响右翼和左翼的普遍危机</p><p>对于2017年,人们满足于希望避免国家阵线掌权的灾难</p><p>除此之外,荷兰要么得到更新,要么萧条继续;或右翼候选人获胜并且不会改变任何事情</p><p>我更愿意避开萨科齐,他可能会被复仇的危险渴望驱使</p><p> Juppé是一个理性的人,冷静,掌握他</p><p>但它不会解决我们的问题,因为它来自同一个等式</p><p>另一方面,尽管责任重大,但我并不满足于指责政治制度或精英阶层</p><p>面对一定数量的问题是不可能通过为它带来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使我们陷入危机,....